看着那一瞬间王宽的表情,元仲辛是心虚的,而此时,王宽紧紧搂着自己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他更心虚。他的头就买着自己肩膀上,光裸的肩膀和脖子就送在他的面前,但元仲辛却没什么食欲。毛茸茸的狼脑袋蹭蹭自己头边上的那颗头,元仲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王宽的呼吸声重的很,他抬手柔柔那狼脑袋,有点艰难的说:“别急,我缓一会再帮你弄。”弄什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弄……”元仲辛依旧嘴硬,但心却软了,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,傻子才不晓得抵在他身下的是什么,“你……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,我忍忍。”和这句话一起送上的还有一个轻吻。

    元仲辛只觉得脑子轰的炸开了似的,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兽性又冒了上来,他张嘴一口咬上身前那个白嫩的肩膀,却拼尽力气减了力道,只是咬破了些皮,然后就是一番厮磨舔弄。

    “唔~别闹!”王宽的身子一震,感觉浑身的血都往那处涌了。他的耳边传来狼崽子低低的声音:“下次你得让我压回来!”

    王宽顿时者觉得三魂七魄掉了一半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听见就算……唔……”元仲辛说完就有些后悔了,但这次王某人可没打算给他后悔的机会。直到他扩张完了顶进去,他也没放开那张骗人的嘴……

    “嗷唔!你大爷的!你会不会!”王宽被逼急了,动作自然凶暴了些,一顶就把小狼崽顶出了眼泪来——疼的。

    “嗯~没试过。”王宽也不好受,憋到现在,又被夹得动弹不得,声音更是哑的不行,“这姿势不好弄,你放松一点。”当初他怕元仲辛变狼人了困不住,把他在柱子上捆得别提多结实了,现在却苦了自己。他一边轻咬着对方的脖颈,一边摸到了他的胸口去找那乳珠。

    “嗷~”藏在短毛里的乳珠也很敏感,被王宽伺候着元仲辛很快进入了状态。感觉到小狼崽放松了下来,王宽才开始送腰,慢慢进出,他不疾不徐的动作终于是叫对方尝到了些好味道,迎合起来。

    “下次……下次你一定得还回来。”元仲辛被顶得哼哼唧唧的,“呜呜”直叫,嘴上的强还是要逞。王宽半眯着眼,眼睛也是通红,抬头吻得那嘴没了多余的话才将他放开。

    王宽向来是个能忍的,他知道最开始进去的时候自己急了,怕伤着对方,所以做的很是轻柔忍耐。但此时的元仲辛不得动弹,骨子里又有狼血在闹腾,缓过劲来了自然是觉得不够畅快,嚎了两声被王宽给无视了,嘴巴又开始作死:“别一直这么弄了,衙内书里有趣的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身下人泪汪汪的这么抱怨,王宽只觉得肝火蹭蹭上冒都压不住。只瞧他胳膊一用劲居然将半躺在地上的人整个抱了起来,下身往前一松彻底将人钉在了自己身上:“这时候提衙内?!真的是变蠢了!”

    “嗷!”一种酥麻感直冲脑门,给王宽磨了半天的元仲辛没顶住这一下当即就出来了,整得两人的胸腹间都是黏黏糊糊的。然他的脑子还蒙着,王宽却没留余地给他,嘴上追着吻住了他,底下扣着他的腰顶得很是凶狠,元仲辛几次推据都被他给无视了,然后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感觉你现在是很清醒啊。”舔了舔元仲辛的嘴,舌尖在那尖牙上走过,拉出一条玫色的丝线,说着腰上又是发狠的顶了几下,直整得对方泪眼婆娑,“能教你保持清醒,王某卖些力气也是应当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