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天地>修真小说>困海 > “我…”
    “我过得很好。”他垂眸眼神有些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,夜风吹着,将两人震耳欲聋的沉默通通一扫盖过,似乎一切都是一场落空的梦。

    车门始终未关上,夜风灌进车内,吹的祁聿失魂落魄,他抬头定睛注视着后视镜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来参加聚会,他虽然只是随便收拾,但在别人看来他的装扮则是花枝招展,因为他身上带着很多惹眼的奢侈珠宝首饰,手上也是带着昂贵的戒指手饰。

    这些他一点也不喜欢,只是能让视觉上抹去对他平庸的看法,以及人们会重新定义现在的他,一种最虚荣且廉价的高调。

    但这是他认为的,因为他总觉得缺点什么,导致了夸张接近怪诞的病态自卑心理。

    他踩着油门离开了这里,回到别墅在衣帽间的珠宝柜前停滞了很久,他看着这些华丽的饰品,不知是珠宝过于耀眼,或是惩罚他的过于虚荣的外表,开始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愈发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起来,绚丽的宝石光线,像不合适配的颜料糅合时发生扭曲的圈绕,在眼前调配出愈烈程序崩裂的错杂画面,脚下忽而踉跄站不住,一声震荡响动,随着饰品毫无轻重砸碰相撞发出的碎耳铃响,他的身子如一颗沉重的陨石毫无征兆的摔倒在地面。

    又开始了,这种无助且痛心疾首的与这个开始发生割裂坍塌,只身一人在偌大的房子里,被孤独缠身像诅咒一样。

    他手脚无力目无焦距,颤抖着手在平滑冰凉的地面开始奋力移动,却怎么也支撑不起虚软无力的身子。

    好沉…好沉…谁来帮帮他,眼前又开始模糊出现幻觉,总觉得眼睛在盯着他,他好害怕,却死气焉焉的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声带频率枯萎的嘶声力竭,眼前的视线一点一点的陷入漆黑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醒来,已经是早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终于醒了。”带着终于悬下心的叹息,似乎他的晕倒给他造成了极大了心理波动,不断的轻拍胸口。

    他是祁聿的助理亨利,跟随了他有四五年之久的上下关系,更是朋友更是家人。